巨弘国际集团:印度取消克什米尔"特殊地位"

文章来源:回收宝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7日 13:48  阅读:9124  【字号:  】

汝河路小学 卢奉仪

巨弘国际集团

某年某月某天,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肚子咕噜噜~的叫着,简直要趴着走了,霎时间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嘿,蕾子!你‘河童’附身吗?哦,我的上帝,这叫我这个吃货情何以堪啊!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了家。当当当当~饿了吧乖,开妈妈为你做的饭吧。酸辣土豆丝、炒青菜、米饭……不、不是吧,全是我爱吃的?!你看,这土豆丝可是特别细的,土豆也是精挑细选的;你看,这芹菜,可是很贵的;这大米三块一斤呢……不过我说老妈,拜托您不要在说了,不然我的口水都要流到三千尺了,好吧,我真被幸福砸晕了……

从幼年时,书就悄悄进入我的生活,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打开尘封的记忆,时间开始倒流,我似乎回到我的童年时代。我还记得那年我看上了,我一直求着妈妈给我买,这天妈妈同意给我买了,我一放学就急着让妈妈给我买我拿着新书跑回家去像是得了一件无价之宝我每天把手洗得干干净净,翻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当时我幸福的像个天使,一天拿出来看十几遍。

曾记得有一次,我一早起来,觉得喉咙有点痛,我大口大口地喝了几口水,也没太在意。吃过早饭,便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上学啦。到了中午,情况越来越严重:我头昏脑胀、浑身发抖。整整一个下午,我都提不起精神,耷拉着脑袋趴在桌子上。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向校门口走去。我的腿灌了铅似的,走到传达室,我再也走不动了。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妈妈。妈妈,我好难受!我呜咽道。

早上我一起来,发现就我一个人在家,现在才六点多,爸爸妈妈也不该上班,那他们会去哪呢?会不会去买菜了?我拿着钥匙下楼去找他们。一下楼我惊呆了!小孩子们疯跑着玩,却一个大人都没有,难道大人们都消失了?如果大人都消失了就太好了!可以不用上学,不用写作业,不用干你不喜欢的事,大人们也不会逼着你干,天天都可以玩。

转到郑州这所城市来上初中,进入了新的学校,一切都是那样陌生。就连我的父母,我都没有很熟悉的感觉。我上小学时,是在我的农村老家,是我姥姥和姥爷把我从一个只会哭和笑的婴儿抚养到一个结实的女孩。对我来说,我的姥姥和姥爷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我不能离开他们。现在,我来到了郑州,只能用电话来联系他们。每一个夜晚,我都在黑暗中哭泣,我思念他们,但我不能去想他们,那只会让我跟加痛苦。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月考考了第六名,我非常高兴。艰难熬过一个星期,放学铃声一打,我赶紧收拾书包,恨不得马上飞到家,让爸爸看。




(责任编辑:阮光庆)